进是伪命题退乃真事实 从永清环保的国资混合谈

时间:2019-11-13 16:38 作者:九五至尊赌场

  已知的失败原因是:永清环保的实控人刘正军,被有关部门带走协查,导致他与公司董事会沟通不畅,决策延宕。

  复牌的前一天,永清集团与湖南金阳投资集团签署框架协议,后者受让永清集团30%股权。金阳投资,隶属浏阳市国资委。双方约定,金阳投资旗下的生态环保项目,优先发包给永清集团。

  民企例让渡股权给国企,甚至是让渡控制权,在2018年是大概率事件。三个季度以来,至少已有26家上市公司,向地方国资例转让股份或控股权。

  2015年,东江环保董事长张维仰,卷入原广东省环保厅厅长李清的贪腐案,次年,广东省国资委旗下的广晟集团注资东江环保,并在2017年成为东江环保第一大股东。

  今年8月,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,成了三聚环保的实际控制人。从2013年至2017年,三聚环保年增速达到104%左右,同时,其应收账款规模也急速扩张,四年间增长了9倍。

  经营活动的现金流长时间为负,不少人开始质疑其年报的真实性。就在这档口,海淀区国资委拍马赶到,救急纾困。

  此外,盛运环保超短期融资券到期不能兑付,引发公司债务,四川能源投资集团,正在着手接手债务危机深重的盛运环保。

  国资背景的社团法人组织—中战华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,也正在以“股权重组+资产处置+债务重构”的方式,为*ST凯迪全面设计重组方案。

  同样,美晨生态控股股东张磊,也将10%的股份,转让给潍坊市城投公司,本次股份转让,也将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。

  一向稳健的棕榈股份,第三季度业绩预告突然变脸。净利润变动由此前的增涨0%~30%,变为下降100%到83.34%之间。

  最近传出消息,南京国资委旗下的栖霞建设,决议收购棕榈股份6.79%的股权,棕榈股份实际控制人即将易手。

  资本的进与退本身不带有立场,但审视这些案例,仍足以让人惊惶。所以,上述案例中,国企不是救世主,也不是投机者,而民企也并非无辜遭受资本蹂躏。

  在现实境遇中,他们各自找到了一种奇妙的平衡,在互惠互利中完成了共生的关系。或许,在某个气候变化的春天,这种以资本为纽带的利益格局,还会发生新一轮嬗变。

  去杠杆实施以来,不可否认受到冲击最大的就是民企。对影子银行的治理,让面临去产能、去库存、去杠杆的民企雪上加霜。

  而最先遭受暴击的,是那些公司治理结构有缺陷,融资扩张大冒进,并在野蛮生长阶段,用“歪门邪道”来获得资源的。

  尤其是一些民企大股东,通过股权质押来融资,甚至质押率接近100%,无异于将控制权置身悬崖。当外部环境发生变化时,下跌超出原有预期,最终导致民企大股东股权质押爆仓。

  中国的影子银行问题严重,靠影子银行融资的民营企业,伴随着资管新规的出台,政策180度转弯,让这些企业猝不及防,生存立刻陷入绝境。

  影子银行原本就是灰色通道,偶尔为之可以,作为选项之一也无不可,但悲剧在于,很多企业将其视为筹资的主要手段,促进了危机的扩大。

  国进民退主要发生在以政府为客户的市场,环保行业的基建设施较多,在这一方面,国企有着天然的优势。

  由于PPP仍在优化和进化中,民营企业想要进场玩游戏,就需要很高的融资能力,而国企又有着融资优势,所以民企引入国资,甚至将控股权转移,客观上可以带来融资环境的优化。

  无所谓“民企没落,国企凶猛”,如果双方优势互补,也是接通资本及市场资源的一部好棋。(来源:)

  【中国环保在线 市场行情】多家新能源产业链企业披露了2018年业绩预告,新能源客车、电机电[详细]

  【中国环保在线 市场行情】多家新能源产业链企业披露了2018年业绩预告,新能源客车、电机电[详细]

  【中国环保在线 市场行情】阀门(valve)是流体输送系统中的控制部件,具有截止、调节、导流、[详细]

  【中国环保在线 市场行情】中国水资源具有分布不均匀、人均资源量短缺、部分水质污染严重[详细]

  【中国环保在线 市场行情】随着平价上网迫近,降本增效与智能化升级成为光伏行业的迫切需[详细]

  7月6日,2019亚洲书店论坛在西安高新区盛大开幕。本次论坛以“创变空间,未来智界”为主题[详细]